VIP标识,首选VIP会员 | | WAP浏览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学会刊物 » 正文

发改委约谈煤老板限涨煤企抱怨油太贵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1-05-04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华夏时报
国际煤价的飙涨和国内上网电价的上调,给了国内已经压抑许久的煤价一个充分的上涨理由。 4月以来尤其是4月下旬,国内港口煤炭价格再
 国际煤价的飙涨和国内上网电价的上调,给了国内已经压抑许久的煤价一个充分的上涨理由。

    4月以来尤其是4月下旬,国内港口煤炭价格再次出现整体上涨,市场动力煤价最高有15元的涨幅,煤价已经创下2009年以来新高。

    4月27日,国家发改委紧急约谈神华中煤、大同煤矿等4家煤炭企业,沟通煤炭市场情况。“虽然电价涨了一点,现在煤价涨得更疯,许多电厂因为煤价太高已经无力发电电力紧张的局势已经提前出现。”电企一负责人告诉记者,而煤企涨价也另有隐情,油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迫使煤企要么限制外运要么涨价缓解成本压力。

    煤价创下两年新高

    4月份以来,国际煤价呈现疯涨趋势,国内煤价受煤炭需求旺盛推动,加之上网电价微调,被政策按捺许久的国内煤价也开始上涨,其中秦皇岛市场动力煤价不断攀升,屡创阶段性高点。

    4月27日,第二十八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综合平均价为808元/吨,环比上涨9元/吨,6周内整体涨41元/吨、涨幅5.35%。秦皇岛市场动力煤创造自2008年11月以来的最高价格,其5500大卡发热量优质电煤环比上涨5元/吨维持805-815元/吨的价格水平,一举打破2009、2010年保持的800-810元/吨的高位价格,创造近两年半内新高的煤炭价格。

    而国际煤价方面,国际三大港口动力煤价格目前仍处于高位,其中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指数在4月24日约为121.48美元/吨,国内外煤价倒挂,这意味着短期内我国煤炭进口量不会有明显增加,国内煤炭上涨的压力仍然存在。

    与此同时,国内煤炭库存量下滑严重。

    4月21-27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日均保持在560.1万吨,环比下跌5.16%,该港煤炭库存已连续7周持下跌态势。截至4月27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为534.8万吨,较今年高点(847.9万吨)跌落313.1万吨,跌幅高达36.93%。

    淡季电荒开始蔓延
 对于发电企业来说,虽然4月初刚刚微调了上网电价略有缓解,但进一步上涨的煤价很快就吞没了此次上网电价上调对发电企业带来的利好。

    “电价的上调虽然对发电亏损略有缓解,但煤企因为电价上调,随之跟涨煤价,令电企依然苦不堪言。”一电力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3月份以来,我国多地出现淡季“电荒”和拉闸限电现象。浙江、湖南、江西、重庆、贵州等地均不同程度地呈现电力短缺态势,逼迫各地纷纷开始采取拉闸限电和让电措施。

    据记者从广东省一发电企业了解到,往年煤价上涨较快时,沿海电企通常会增加进口海外电煤,来缓解国内煤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但是今年国际煤价涨幅过快,进口成本增大,电力企业亏本发电难以为继。

    “去年电力短缺我们会用柴油发电,今年油价连续上涨,柴油发电也发不起了。”广东省一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在湖南、江西等水电充裕的地区,往年南方春季多依赖水力发电,但今年湖汛期来水将较往年推迟,各大小水库蓄水量不足,水电厂难以发力。

    据大唐电力湖南分公司表示,湖南电力短缺一方面是由缺煤引起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湖南承接产业转移力度加大、经济发展向好的结果,该公司目前提供湖南80%的火电

    “淡季电荒的主要原因还是煤电价格倒挂,虽然部分地区上网电价微调,但煤炭价格的上涨幅度仍远远高于企业承受的范围,电价上调的利好被削弱,有一部分电力企业亏损严重无力发电,还有一部分宁愿亏损发电,又因为主要产煤省电煤供应紧张限制煤炭出省导致的缺煤而无煤发电。”五大电力集团一负责人告诉记者。

    煤企“痛陈”油价成本压力

    多地电荒,煤价上涨过快难逃干系,煤企顿时成了众矢之的,四大煤企成为国家发改委的约谈对象。

    不过,对于煤价的过快上涨,煤企也有一肚子的委屈。

    高煤价使得火电投资萎缩,固然是电力短缺的因素之一;在电力企业看来,主要产煤省限制煤炭出省导致缺煤也是发电不足的重要原因。
而据记者多方了解,4月27日,国家发改委约谈中煤、神华等四家煤企,发改委再次要求2011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格不得上涨,要跟2010年保持一致,现货价格则按照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来调节。

    “发改委已经不止一次提出上述要求,此次约谈主要是了解目前煤炭市场的情况。不过,随着今年两次油价上调,煤炭跨省运输的成本骤然增加,目前煤价的涨幅还不足以弥补汽柴油涨价给运输煤炭带来的成本增加,所以市场煤炭涨幅才会加快。”一家煤炭企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实际上发改委去年在首次提出稳定有运力保障的重点合同电煤价格的时候,就秘密地向各煤企下发了通知,大致意思是要求各煤企尽力稳定所有类型的电煤价格。

    “不是煤企非要涨价,也是成本增加所致,所以此次发改委约谈也再次重申了重点合同电煤价格,这部分运输为铁路运力,不涉及汽柴油的成本增加。”上述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记者,电力改革才是迫在眉睫的,不能一味地将责任压在电企或者煤企等企业身上,否则难免引发短缺,近期煤价上涨一个重要因素还是油价的不断上升。他认为,国内两次油价上升带来运输成本的大幅增加,使电煤价格不得不上涨或者不外运,而电煤不管是限制外运还是价格上涨,都直接导致发电企业缺煤而发电动力不足。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组织机构 | 学会简介 | 学会章程 | 联系方式 | 会长致辞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京ICP备09020020号
Copyright © 2005 中国能源学会网 (中能学)(www.zgny.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电话: (010)-88624212、88505949 传真:(010)-88624216
客服QQ:765162352 技术支持:中国能源学会技术部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090200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72